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3-13
作者:花非花,雾非雾
字数:110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我在宾馆里待到晚上下自习的时候才回家,当我去退房的时候发现前台的服
务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当时我就反应过来了,肯定是宾馆的隔音不好,我和
静姐在屋里做爱的叫声被他们听到了,而且我们的年龄差别又特别大,肯定让她
们怀疑了,想到这我感觉特别尴尬,强忍着退完房,赶紧逃离一样的跑了出来。

  当天晚上静姐很晚才给我发信息,就简单的说了几句,大概意思就是相安无
事,听到她这么说我的心里也就稍微放心了,然后互道了晚安就睡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就醒了,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
觉跟小时候那种失去依靠无助的感觉是一样的,很惶恐,很无助。

  我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无数种不好的推测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最害怕
的就是静姐会怀孕和被她老公发现,我开始一遍遍回想白天的事,看看有没有出
纰漏的地方,思前想后,觉得大部分还好,就是静姐怀孕的这个事不可控,心里
不免有些担心。

  之后的几天里我和静姐保持着一种貌合神离的感觉,虽然每天都在聊天,但
是总是一种应付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让我觉得很累,有的时候就找个理由,说干嘛干嘛去,然
后不在聊,静姐估计跟我一样,我们两人虽然没有断了联系,但是处在了一个分
手的边缘。

  大概过了一个礼拜,这种感觉才慢慢好起来,并且静姐告诉我她的月经来了,
这才使我完全放心,通过她这几天得表现,我觉得她也在跟我担心一样的事。

  慢慢的色欲又侵占了我的心头,我本都打算就这样慢慢的让静姐淡出我的视
线,可是每到夜晚的时候脑袋又开始回想起那天的感觉,理智的防线逐渐崩溃,
我又开始跟静姐暧昧起来。

  静姐感觉跟我差不多,我俩慢慢的又跟以前一样,可以说还超过了以前,聊
天的话题完全就围绕着性,俩人天天回想着那天的表现,互相开玩笑,欲火又在
我们的身体里蔓延。

  可是我们都没有再提出来开房的事情,一个是我们确实都没有时间,我忙着
备战高考,她忙着上班,另一个就是我们还对上次的事心存芥蒂,总觉得在网上
打情骂俏无所谓,如果开房被抓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总之当时胆子特别小,总
是瞻前顾后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两个月,还有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整个学校处在
了一种游离的状态,大家完全凭着自己的意识在学习,不想学的可以不来。

  我跟以前还一样,白天在学校很努力,晚上回家该干嘛干嘛,不过心里也很
有压力,还好几次模拟的成绩还不错。

  话题总会聊尽的,我跟静姐已经不是每天都聊天了,因为已经聊到无话可聊,
她的生活特别简单,不会每天都有新鲜事,我的生活也一样,失去了话题就失去
了沟通的方式。

  某一天的晚上,静姐主动找我聊天,主要是问我最近的学习情况,然后又跟
我说她儿子的成绩不理想,她很担忧,老公又不管,觉得生活里充满了危机。

  我赶紧安慰她,把以前说的话又给她说了一遍,大道理讲了一堆,最后聊着
聊着静姐突然问我后天有时间吗,她想要见见我。

  对于静姐的这个要求我犹豫了,以前虽然心里很想,但是我强要求自己不去
提跟她见面的事,没想到这次她主动提出来,我想了半天都没有找出合适的理由
拒绝她,怀着忐忑的心情告诉她有时间。

  她听了很高兴,告诉我说她后天休息,她老公正好也不在,这次她找地方。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答应了她。我们约在后天下午,地点到时候她在通知我。

  随后的两天我一直都在犹豫到底去不去,心里很纠结,特别矛盾。

  直到当天的下午,我接到她的消息,我才下定决心过去。我跟老师请了假,
然后去成人用品商店买了一盒避孕套,揣着就奔她给我发的地址去了。

  按照她发的宾馆名字和房间号,我很快就找到了地方,这个宾馆同样在城边,
不过看上去没有上次找的好。

  我按照房间号来到门前,轻轻敲了下门,接着一声开门声,门打开了,静姐
出现在我的面前,同时熟悉的气息也涌进了我的鼻子里。

  我一个闪身就走了进去,随手把门关上了,又上好了锁,然后回过头看着静
姐轻轻叫了声:「姐,我来了」。

  静姐看见我特别激动,上前一把就把我抱住了,然后嘴唇就贴了过来,我也
热烈的回应着她,这次不像上次一样,我们俩吻了很久,不过技术依然一般。我
们吻着吻着就倒在了床上,边吻边脱衣服,她这次穿的是一件粉色的短袖,我把
短袖推到了胸的上面,再把内衣推了上去,然后一只手握着两个月没见的乳房,
狠狠地揉着。

  我们俩直到吻到不能呼吸的时候才分开,我喘息着看着身下的静姐问道:
「姐,你想我吗?」。

  静姐我剧烈的喘息着回答道:「想啊,你个小坏蛋,我不找你你都不找我」。

  「嘿嘿,我不是忙着学习嘛,今天好好补偿补偿你」。我笑着说道。

  说着我就又吻到了她的唇上,不过只是轻轻吻了一会,然后头向下移动,将
静姐的右乳乳头含在了嘴里,用力的吸了起来,静姐的乳头连同乳肉被我吸到嘴
里一大块,吸的静姐嘴里立马发出「啊…啊…嗯…哼…嗯…嗯…哼…」。

  我吸了右乳一会又换到了左乳上,然后反复的吸了好几回,吸的静姐最后浑
身颤抖,差点达到高潮,我也满足了对这对巨乳的虐待的快感。

  最后吸的我嘴唇发麻,呼吸都有些费劲,静姐的两个乳头被我吸的又大又红,
后来她告诉我,我把她的乳头都吸肿了,疼了好几天,她老公找她做爱她都不敢,
怕被看出来。

  满足了对静姐乳房的征服感,我翻身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息气,同时才细细
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

  这间屋子特别简单,进门的右手是卫生间,卫生间是一个磨砂玻璃做成的,
再往里挨着墙摆了一张大床,床左面对着一个电视柜,柜子上是一台大脑袋电视,
床头对着窗户,整体空间不大,也就六七平米的样子。

  静姐翻身下床走进了卫生间,从背影看静姐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高腰紧身铅
笔裤,将静姐肥大圆滑的屁股包裹的紧紧的,我的目光一直护送静姐的屁股消失
在卫生间的门里,眼睛里全是静姐的屁股。

  从磨砂玻璃里看,静姐在卫生间里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又把上身的短袖脱
了下来,我以为静姐要洗澡,也几下把自己脱光,打算跟静姐洗个鸳鸯浴。

  可是还没等我进去,静姐就出来了,她全身赤裸着,下体明显洗过,上面还
有着水珠。见我也脱光了衣服,笑着问我:「你小子这回脱得怪快的」。

  「姐,你怎么出来了,我还打算跟你一起洗澡呢?」。我疑惑的问道。

  「我没有打算洗澡啊,我就冲了冲下面,都怪你刚才吸的那么用力,我的内
裤都湿了,再不脱下来一会就把裤子弄湿了,你去洗洗吧」。静姐责怪的说道。

  上次跟静姐做的时候就没有洗澡,当时我没有说,其实我心里是有点洁癖的,
不过听静姐说她洗完了也就放心了,本想跟静姐洗个鸳鸯浴,不过觉得太浪费时
间,并且也不是太感兴趣,就没再说,忙走进卫生间打开淋浴对着阴茎冲了几下,
然后拿起毛巾胡乱的擦了擦。

  我走出卫生间,看到静姐已经钻到了被子里,窗帘也被她拉上了,屋子里没
有开灯,不过窗帘不算很遮光,屋里还是很亮的。静姐见我出来向我说道:「这
么快就洗完了啊」。

  「就冲了冲,这不是怕你等着急了嘛,嘿嘿」。我笑着说道。然后掀起被子
钻了进去,由于刚进被子,身体有些凉,贴着静姐的身体,感觉很舒服。

  我爬到静姐身上,先是用手握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揉了好几下,静姐娇呼的
骂到:「讨厌啊,刚才都被你弄疼了」。

  「嘿嘿,我这不是太喜欢了嘛,摸也摸不够」。我一边笑着一边又揉了几下,
然后坐了起来,双腿跨在静姐的胸前,举着阴茎就伸向静姐的嘴边,静姐配合的
张开嘴,把伸过来的阴茎含在了嘴里。

  由于静姐是躺着,阴茎插不进去,只把龟头插了进去,还是静姐经验丰富,
她拿过一个枕头垫在自己脑袋下,感觉不够高,又把另一个枕头垫在了下面,这
时静姐成了半躺着的姿势,刚好把阴茎含在嘴里。

  我则用手把着床头,屁股向前顶,腰部用力,在静姐嘴里插了起来。

  静姐把嘴唇贴在我的阴茎上,正好能夹住我的阴茎,舌头不断在进出的阴茎
上搅拌,不一样的快感,刺激着我浑身的神经。

  插了大约两分钟,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有些麻木,见静姐也已经有些支撑不
住,我对静姐说:「静姐,换下姿势吧」。

  静姐吐出嘴里的阴茎,大口的呼了几口气道:「你个坏小子,再不换我这嘴
都被你干变形了」。说着用手掐了我一下。

  我笑着从静姐身上下去,然后双手抱住静姐的两只大腿,将两只大腿抗在肩
上,正准备将阴茎插进静姐的肉缝中,突然想起还没带避孕套了。

  我又赶紧起身,去找刚才脱下去的裤子,摸到了刚才买的避孕套。静姐看我
买了避孕套,问道:「什么时候买的啊」。

  我一边拆包装一边道:「刚才来的路上,上次你说你吃药,我觉得不太好,
还不如带上这个」。

  听我说完,静姐也没在说什么,就看着我摆弄手里的盒子。我打开包装从里
面拿出一片,然后撕开,只见里面有一个圆环,拿在手里油腻腻感觉。由于第一
次用,费了好大劲才套上,然后重新将静姐的双腿抗在肩上。

  带上避孕套的阴茎就像穿上了雨衣,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反正就是特别别扭。
我把龟头对准静姐的肉缝,经过我这一折腾,静姐的阴道里已经干了,不过有避
孕套上的液体,我还是没费多大力气就插了进去。

  「啊……」。静姐发出一声呻吟。

  我本想先把龟头插进去,可是用力过猛,加上避孕套的润滑,整根阴茎就全
插了进去。

  「好紧啊,静姐,好舒服」。我对静姐说道。

  「你插得太深了,顶到里面了,顶到肚子上了」。静姐面露痛苦的说道。

  「姐,一会就不痛了,我动起来就好了」。说着,我腰部开始用力,双手紧
紧抱住静姐的大腿,阴茎开始在阴道里动了起来,不一会静姐的阴道里就流出了
淫水,抽插也越来越顺畅,静姐的呻吟声也逐渐变得欢快起来。

  「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嗯……啊…嗯儿…啊…啊嗯…啊…嗯…」。

  「静姐,我厉害吗?干的你舒服不舒服?」。我边干边问道。

  「啊…舒服…啊…厉害…啊…啊…啊…太舒服了…啊…啊…用力…啊…使劲
啊…啊…啊…」。静姐很兴奋的回答道。

  我是跪下床上,静姐的两条腿被我抱住,她的屁股就抬了起来,随着我不停
的撞击,她的屁股也是越抬越高。

  同时在我的撞击下,她的两团雪白的乳房也随着身体来回晃动,白花花的一
片,让我看的眼花缭乱。

  我边看着静姐的乳房边用力的摆动腰部,可是静姐的整个下身的重量都压在
了我的肩膀上,干了没几十下,我就有些抱不住静姐的大腿了,勉强的又插了几
下,然后缓缓的将静姐的大腿放了下来。

  「累了吗?怎么停下来了?」。静姐见我把她腿放下来,有些疑惑的问我道。

  「姐,我抱不住你的腿了,这个姿势太费力气了」。我喘着气说道。

  「你这个小笨蛋,非得用力抬着,搁谁也抱不动啊」。静姐笑着说道。

  我翻身躺在床上,把枕头枕在脑袋下面,然后对静姐说:「静姐,这回我在
底下,你做到上面来吧」。

  静姐看着我说道:「你知道的花样还不少」。静姐边说边抬起腿跨在我的身
上,抬起屁股,用手握着我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用力的坐了下去。

  从我的视线看过去,静姐整个人是蹲在我的身上,两只乳房垂在胸前,由于
整个上身都是倾斜的,腰部的赘肉堆积在了一起,看上去有些不舒服。腰部下面
是肥大的屁股,屁股跟两条大腿贴在了一起,在两条大腿中间是静姐隆起的阴部,
由于光线太暗,加上阴毛浓密,看起来黑乎乎一片。

  我的阴茎就插在了那团浓密的阴毛之间,随着阴茎的插入,静姐整个人都坐
在了我的身上,不过不是那种完全坐上,大部分力气都被静姐的两条腿撑着,只
有肥大的屁股不时的上下摆动,将我的阴茎不断地吞吐,两具肉体碰撞在一起,
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的感觉特别舒服,这个样子我特别省力气,完全被静姐服侍。静姐的两个
乳房又随着她摇摆的身体上下摇动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乳房摆动的频率不
一样,一个上一个下,像两个在蹦跳的兔子,我忍不住伸出双手,一手抓住一个,
在手里玩弄起来。

  静姐双手把着我的腰,很认真的在摆动屁股,口中发出阵阵呻吟:「啊…啊
…呼啊…啊…呼…啊呼…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呼…」。

  这是我突然想到,好像从来没问过静姐的体重,不由的问道:「姐,你多重
啊?」。

  「啊…啊…啊…怎么…啊…想起来…啊…问…这个…啊…我…压倒…你了…
啊…」。静姐边呻吟边说道。

               第十一章

  「没有压到我,只是突然想到的」。我回答道。

  「啊…啊…110斤…啊啊…啊…啊…啊…」。静姐喘息着答道。

  听到静姐的回答,我口中答道:「看着不像的,姐,你看着也就100多点」。
我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想的是不止110斤吧。

  其实从进屋到现在也就不到二十分钟,之前所有的担忧在刚才我和静姐做爱
的时候已经全忘了,可是当我看到静姐那腰部赘肉的时候又想了起来,心里突然
有些惶恐,一种不安的感觉又涌了出来。

  我的分神直接影响到了我的阴茎,顿时觉得刚才还坚硬如铁的阴茎立马有些
软了,静姐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慢慢的停止了腰部的动作,看着我问道:
「怎么了?想什么呢?」。

  被静姐一问,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忙说:「没想什么,就是刚才说你的体重
想的有些入神了」。

  「想我的体重入神什么啊?」。静姐继续问道。

  「啊,就是我在算如果你100斤应该什么样」。我瞎说道。

  「你这是把我当算数题啊,干这事得时候还想着学习,怪不得你学习好,我
儿子可比不上你」。静姐说着腰部就又动了起来。

  「嘿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笑着回答道。

  「这样真累啊」。静姐说着,双腿向下一放,改蹲着为跪着,屁股这回完全
坐在了我的身上,我顿时感觉一团软绵绵的肉压在了身上。

  静姐直起了腰,胸前的两只巨乳也跟着挺立了起来,静姐把双手向后支撑,
屁股微微抬起,腰部用力,猛的上升又猛的下降,屁股重重的落在我的身上,发
出啪的一声,接着静姐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这次静姐的两只乳房随着身体
的摆动动作一致的上下跳动了起来,在空中划过两条美丽的肉线。

  静姐的这下撞击,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在舒服的同时又感
到重重的压力,虽然有些吃力,不过还在承受范围内。

  「啊…啊…啊…啊啊…嗯…啊…嗯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啊…」。
静姐舒服的呻吟着。

  随着静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阴道里淫水越来越多,阴茎来回抽动,淫水
被阴茎带动流了出来,粘稠的液体粘的我大腿根部到处都是,静姐的屁股上也粘
了不少,每次屁股和我大腿根部碰撞在一起都会发出啪叽啪叽的拍水声。

  这个场景让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不再胡思乱想,专心的跟静姐做爱。我伸出
右手握住静姐的右乳,然后左手撑着床,屁股配合静姐的动作不断地高抬,将阴
茎尽可能往里面顶。

  「啊啊…啊…好深啊…啊…啊…啊…太深了…啊…受不了啊…啊…啊…」。

  我的屁股是随着静姐的屁股动的,每次她的屁股落下的时候,我都把屁股抬
起,这样对撞给我们两个人都带来无尽的快感,我的嘴里也发出了哼哼的声音,
呼吸声越来越重,我感觉自己的阴茎都快要钻到静姐的肚子里去了,感觉里面有
一股吸力在往里用力的吸,吸的我的小腹火热,隐约的有了射精的感觉。

  「啊…啊…受不了…啊…啊…太深了…啊…啊…啊…不行…啊…啊…啊…顶
死我了…啊…啊…」。静姐有些痴狂,她今天放的特别开,动作幅度特别大。

  静姐的身体还真是够重的,我们这个体位也特别费力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当时经验太少,不懂得省力气的办法,完全凭着蛮力,我们插了大概三四分钟的
样子,力气就有些枯竭了,动作逐渐变慢,胯部撞的有些生疼,并且我射精的感
觉越来越强烈,感觉马上就要射出来了。

  对于射精的体位,我一直钟情于后入式,直到现在我跟后母做爱时,每次我
都后入射到后母体内,可能这种感觉让我更有征服感吧。

  我屏住呼吸,松开握住静姐右乳的手,双手并用的支在床上,喘息的对静姐
说:「静姐,从后面来吧」。

  静姐此时也是满头大汗,她这个姿势也不轻松,听我说完,她答应一声,然
后抬起屁股从我身上翻下去,双腿跪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

  我也赶紧爬起来,跪到静姐屁股后面,看到静姐白花花的屁股,我忍不住在
上面狠狠地打了一下,一个大红手印又印在了上面。

  「哎呀,讨厌啊」。静姐趴在床上,娇呼了一声。

  「嘿嘿,静姐的屁股真是又大又圆,看着就好吃」。我边说边把阴茎对准静
姐屁股中间的那条缝,然后向前一送,阴茎很轻松的就插了进去。

  「啊…」。我舒服的说了出来。

  「啊…嗯哼…」。静姐也发出一声呻吟。

  由于刚才这一折腾,射精的感觉也没那么强烈了,我定了定心神,先是用手
在屁股上一顿蹂躏,满足了一下自己对屁股的喜爱,然后双手把住静姐的腰,屁
股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我插的很慢,每次都是慢慢插入再慢慢拔出,细细的感受着静姐阴道内壁摩
擦阴茎的感觉,可是由于有避孕套隔着,插了一会感觉不是特别的舒服,精虫上
脑的我一冲动,拔出阴茎将避孕套一把就扯掉了。

  静姐一直在趴着,她是胳膊肘拄在床上,整个后背呈一个倾斜的状态,我把
阴茎拔出去后她就把头转了过来,见我在扯避孕套,疑惑的问道:「怎么不带了?」。

  我回道:「带着它不舒服,太别扭,一会射的时候我拔出来」。

  静姐听我说完就把脸转了回去,等着我再次插入。脱下避孕套后,我感觉阴
茎上黏糊糊的,微微有些凉爽,心里对避孕套再次给了差评。

  我握住阴茎,再次慢慢的插到静姐的肉缝中,这次感觉跟刚才完全不同,肉
与肉之间那种摩擦和包裹感让我的感觉神经一下子就像飞起来一样,从阴茎开始,
那种酥麻的感觉瞬间走遍了全身,舒服的忍不住大声哼了出来「啊…好爽…」。

  「哼嗯…」。静姐同时也哼了一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把住静姐的腰,腰部向后慢慢抽出,阴茎从静姐的阴
道里被缓缓的抽出,我感觉有一种吸力在阻碍着我向外抽,肉壁紧紧包裹着阴茎,
这种肉贴肉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这时我才算真正细致的感受一下做爱的感觉,以前的几次都是猴急的很插猛
插,没能体会到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深深的印在了心里,永远无法忘怀,以
至于以后的日子里一遍遍的回想,特别是跟后母做爱后,我总在她的身上重温这
种感觉连续缓慢的抽插了十几下,静姐阴道里的淫水又泛滥起来,越出越多,越
来越滑,刚才的那种紧压感减轻了好多,抽插变得顺畅起来,我的腰部也逐渐加
快频率,跨间狠狠地撞在静姐肥大的屁股上,阵阵的啪啪声想起,静姐的呻吟也
渐渐高昂起来。

  「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嗯…哼…啊…啊…啊…」。

  我见静姐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忙对她说:「姐,声音小一点,会被外面的人听
到的」。

  「嗯,啊…啊…嗯…嗯…啊…嗯…嗯…嗯…嗯…啊…嗯…嗯…啊嗯…嗯…」。
静姐听了我的话,赶忙把呻吟声降低了不少。

  我的胯部一下一下的撞在静姐的屁股上,肥大的屁股被我撞的有些变形了,
雪白的臀肉变成了粉红色,我的每下撞击都会带起一阵肉浪,静姐都会发出一声
低沉的呻吟,同时双手抓紧床单,看上去既满足又痛苦。这让我的征服感一下子
达到了顶点,摆动的腰部更加用力,啪啪的声音听着特别悦耳。随着撞击的次数
越来越多,逐渐的我的腹部变得火热,射精的感觉直充脑门。

  我稳住呼吸,双手紧紧把住静姐的腰,胯部使劲的向前,身体却拉弓一样的
向后倾斜,腰部使出全力,准备完成最后的冲刺。

  这时候我已经忘了不能射在里面的事情,腰部狠命的向前顶,连续猛插了几
十下,每下都用出全力,终于在我的一声闷喝中,我的双手死死按住静姐的腰,
胯部跟静姐的屁股死死的贴在一起,无数的精子喷涌而出,深深的射进静姐的子
宫里。

  静姐同时也达到了高潮,在我射精的同时,静姐浑身颤抖,脑袋扎在床上,
双手紧握着床单,嘴里哼着:「妈呀…啊…啊…来了…妈呀…啊……啊……」。

  我感觉静姐体内有两道洪流交汇在一起,碰撞所发出的快感让我觉得自己跟
飞起来一样,当时我的脑中是空白的,只是又机械的摆动了几下腰,完成做爱的
最后仪式。

  「呼…」。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抱着静姐的手慢慢松开,用手撑着床,身子
有些疲软的靠在床上,阴茎慢慢的从静姐的阴道里滑了出来。静姐的身子还在一
抖一抖的颤动,她的脸侧趴在床上,被汗水打湿的刘海散乱的遮着她的脸,屁股
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嘴里还在轻声的哼哼。

  突然,静姐猛的坐了起来,只见她用手紧紧的捂着下体,然后翻身下床就跑
进了卫生间。我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心里突然有些悔意,真是色一头上一把刀啊,
一时为了痛快又忘了不能射到里面的事。

  这时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从磨砂玻璃看进去,模糊的能看到静姐正
张双腿,拿着浴头对着阴道猛冲,边冲边用手向外抠。

  看到这个情景,我的心里又是一阵后悔,不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这种感觉
比上次还要强烈,这种感觉充斥着后悔,嫌弃,无奈,恐惧,总之不是单纯的为
射到静姐体内的事担心。

  静姐洗了一会就出来了,然后叫我去洗,我看见静姐看我的眼神中也满是复
杂,跟刚才也判若两人。

  我胡乱的洗了几下,然后就走了出去,静姐正在穿衣服,见我走了出来,冲
我笑了笑,想要张嘴说什么,可是又没说出来。

  屋里瞬间尴尬起来,刚刚我们两人还是火热的交缠在一起,现在的感觉就像
陌生人一样。我也没有说话,回应的笑了笑,可是表情特别不自然,一种皮笑肉
不笑的感觉。我擦了擦身上的水就开始穿衣服,夏天的衣服脱得快穿的也快,不
一会我们两个就穿好了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在穿好衣服的一瞬间,我有了一种
微微安全的感觉。

  我定了定神,尴尬的对静姐说:「姐,刚才我忘了」。

  静姐没想到我会说这个,忙说:「没事没事,我都空出去了」。听完静姐的
话,我稍微心安了一点。

  后来我想过那天的表现,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是比较自私的,对于一个刚跟
自己有关系的女人表现的都是自私自利,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关心和体贴,所以
静姐是对我失望的。她这个岁数的女人开的很开,她其实不会要求我什么,她跟
我在一起一半是性爱一半是寄托,可是我的表现应该让她觉得所有男人都是一个
样子的,起码觉得我只是为了得到她的肉体,而不是真的对她有情感在里面。

  当时的我却却茫然不知,表情和动作彻底暴露了我,我记不太清自己当时的
表情,用一个句话来形容恰当好处,就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后来我跟静姐又说了什么就记不太清了,总之都是无聊扯闲篇的话,最后我
是先走的,静姐什么时候走的我就不知道了。

  之后的几天我们几乎没怎么联系,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跟她说些什么,静姐
应该跟我的感觉差不多,只不过里面加了失望和欺骗吧。

  不过过了不到一个礼拜,我们两人又恢复了正常,所谓的正常是我们又能互
相聊天了,不过不是以前那种天天聊,只是闲着没事的时候才发信息。具体忘了
是谁先找的对方,反正有点剪不断理还乱的意思。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事让我纠结起来,因为有一天静姐突然问我是不是认识她
儿子,见她问我,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她知道了我和她儿子是同学的事,我也没有
隐瞒直接说认识我们是同学。

  静姐又问我怎么不告诉她,我说怕告诉她她就不理我了,静姐也说要是早知
道还真就不能去见我了,不过明显没有生气。我问她是怎么知道的,静姐说是她
儿子拿着小学毕业照在那看的时候她也跟着一起看,然后就看到有一个人跟我长
得特别像,她又赶紧去看照片背后的名字,果然跟我一样,所以就知道了。

  静姐虽然没有生气,可是也跟我说了好久这个事,觉得有些不好,早知道就
不能和我这样。

  我也觉得特别尴尬,也不知道怎么面对静姐了,只能一直听静姐说,最后静
姐也就不再说了。

  虽然以后得聊天里没有再提,但是感觉心里上却是另一种感觉,以前觉得我
们就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却不一样了,静姐是我同学的妈
妈,我在跟同学的妈妈搞婚外情。虽然以前我也知道这个事,但是静姐不知道,
所以我没有这种感觉,现在我俩全都知道了,心境上变成了另一种感觉。

  因为高考要临近了,我纠结了几天就把心思收了回来准备应对高考,毕竟这
个事影响着我的后半生。

  说是应对高考,也就是调整调整状态,复习什么的都靠平时,这会只是做做
卷子,巩固巩固知识点。

  时间一天一天临近,我每天除了上学就是在家待着,也很少出去玩了,静姐
知道我要高考,也很少再找我聊天,这也正顺了我的心意,我是那种她找我聊我
还不好意思不聊,可是又不想聊,还得找理由拒绝,显得特别累。